秦屿

[王喻ABO]璀璨星辰 03

“小涵,你先在这里玩,爸爸一会儿就来找你好不好?”,喻文州拉着女儿的手,温柔地问。

“好的爸爸,”,王芮涵放下手里的新洋娃娃,甜甜的回答道。

“真乖,”,喻文州轻轻揉了揉女儿的头,就先离开了。

“爸爸怎么还不来啊?”,王芮涵看着快落下的太阳,从石凳上跳下来,沿着喻文州离开的方向去找喻文州。

“前辈,你有没有看见小涵?”,喻文州急匆匆地冲进叶修的办公室,焦急地问。

“小涵?哥没看见,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?”

“我有点事情还没有处理完,所以让她在公园里先玩会,等我出来她就不见了。”

“什么都不用说了,哥刚好要下班了,哥叫些人帮你一起去找”

“好,那就谢谢前辈了,”,喻文州道了谢,出了办公室。

“好吃吗?”,王杰希看着面前狼吞虎咽的小女孩,有些无奈地问。

“好吃,谢谢大眼叔叔,”,王芮涵手里拿着一块鸡腿,嚼着鸡腿肉含糊不清地说。

‘咳咳’,王杰希刚喝了一口茶,听到这句话就呛住了。

“叔叔你没事吧?”,王芮涵把吃的一丢,跑到王杰希面前,轻拍着他的背部。

“我没事了,谢谢你,”,王杰希见王芮涵这么担心,连忙安慰她。可是不知为什么,王杰希总觉得这个小女孩好亲切,还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家在哪里?”

“我叫……不对,爸爸说过不能随便告诉陌生人!”

王杰希哭笑不得,“爸爸?你的妈妈呢?”

“我……我从来没有见过我的妈妈,”,王芮涵小嘴一撇,委屈的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王杰希心里一酸,不免觉得这小女孩还真有些可怜。

“那你可以把你爸爸的电话号码告诉我吗?我打电话给他,叫他接你回家。”

“爸爸!”,王芮涵一看见喻文州的身影,跑过去扑进喻文州的怀里。

“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?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要乱跑?”,喻文州的语气里有一丝恼怒,吓得王芮涵说话都断断续续的。

“我……我只是想爸爸了……所以想去找爸爸……呜呜,我……知道错了……”

“好了,不哭了,乖,叔叔一会给你买玩具,”,王杰希抱起哭的泣不成声的王芮涵,轻声哄着。

“我想我们有必要谈谈,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一个好的父亲该怎么做,”,王杰希抱着王芮涵从大厅里走出来,严肃的说。

可是,当王杰希看清楚那个人是喻文州时,剩下的话僵在了嘴边。

“王杰希,你想在我家住到什么时候?”,喻文州一个抱枕糊到了王杰希脸上,忍住了把王杰希和他的行李从窗户丢出去的冲动。

王杰希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“我说过我要走吗?”

“……”,喻文州彻底无语了,抱起玩的尽兴的女儿,“小涵,太晚了,该睡觉了。”

“喻文州你去哪?女儿应该和当爸爸的睡”,王杰希急了,坐了起来。

“抱歉,小涵不能和你睡,我怕你会吓到她”,喻文州指了指王杰希的眼睛。

最后,喻文州还是妥协了。王芮涵看了看自己右边的喻文州,又看了看左边的王杰希,笑的很开心。

“妈妈!”,王芮涵甜甜地唤喻文州,喻文州的脸瞬间黑了,“小涵,你这个月不许吃零食,以及王杰希请你出去。”

“别生气,”,王杰希一把搂住喻文州,在额头上印下一吻,王芮涵夹在两人中间,忙捂住了眼睛。

[王喻ABO]璀璨星辰 02

“王总,您还这么年轻,就在事业方面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难道您就没考虑您的个人问题吗?”

“实不相瞒,我在等一个人,我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处,过得怎么样。但是,我会一直等,直到他愿意嫁给我的那一天。”

“哇,”,记者们发出了一声惊呼,“能让王总这么做的人,一定很重要吧?”

“是的,他是我的初恋,还是我这一生最爱的人,也是这辈子的唯一”

“阿嚏!”,喻文州揉了揉有些发红的鼻子,嘟囔了一句‘是不是谁在骂我?’,翻开手里的故事书,转过头看了躺在床上眨巴着眼睛,一脸期待的女儿,“今天要给小涵讲的故事是白雪公主……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很富有的国家,国王和王后生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儿,女儿的皮肤像雪一样白,他们就给女儿取名叫白雪公主……”

“爸爸,”,王芮涵拉了拉喻文州的衣角,“怎么了?小涵”,喻文州回头看着眼里含着眼泪的女儿,“是不是不舒服?”

“爸爸……”,小小的芮涵咬紧嘴唇,“我的妈妈去哪里了?爸爸你从来不告诉我,”

“我……”,喻文州想要开口,却又不忍心伤害女儿脆弱的心,“爸爸答应你,等时机成熟了就带你去见妈妈好不好?”

“爸爸不许骗人,拉钩钩”,“好,”,喻文州伸出小拇指勾住了女儿的手指。

“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,骗人的是小狗”,拉过钩后,喻文州替女儿盖好被子,关灯离开了卧室。

喻文州走到阳台上,夜间的凉风吹在身上,夜晚的上海依旧是那么繁华,灯火通明。

喻文州回想起了那段令他永远无法忘记的往事。五年前的一个寒冷的冬夜,喻文州回头看了一眼背后漂亮而有些华丽的洋楼,王家每个人冷漠的眼神还印在脑中,包括王杰希,甚至连挽留的话都没有说一句。

喻文州拉着行李箱,摸了摸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,“宝宝,对不起,是我没本事,不能让你过上好日子,现在我们连家也没有了,”,喻文州抹掉眼泪,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
十五分钟后,叶修看到了站在天桥上盯着湖面发呆的喻文州。叶修脱下外套,给喻文州披上。

“谢谢,”,喻文州哽咽着说,“喻文州你可千万别胡来,为了王大眼这么做可不值得,”

“前辈,要不是因为肚里的孩子,说不定我……”

“打住,哥不想听你说这些无聊的话,天冷,赶紧上车。”

六个月后,在叶修的陪伴下,喻文州在医院产下一个女婴。喻文州看着刚出生的女儿,眉眼是那么像王杰希,眼泪终究还是没有止住。

他停留在时光海 03

喻文州在摆放着诗歌散文的书架上找了很久,都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书,想着应该是被人借走了,就决定先离开。

喻文州绕过高大的书架,结结实实地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。喻文州抬起头,正想道歉,就发现王杰希微笑着看着他。

“好久不见,”,

“学长好久不见,”,喻文州后退了两步,无意中看到了王杰希手里的书,“福尔摩斯探案集,学长也喜欢推理小说?”

“有些兴趣,偶尔也会看看,”,王杰希把书收好,“现在有没有时间?一起吃个饭?”

“你们看那是不是王杰希学长?”,一女生指着坐在窗边的王杰希有些兴奋地说。

看这样子,难道学长是在约会吗?”,一女生的话出口,提醒了这些八卦的女生。

“快快快,快拍下来,发到学校的贴吧去一定会火了的,”

王杰希把鱼刺剔去,放在喻文州的碗里,又盛了一碗汤,“这家做的水煮鱼很好吃,你尝尝,”

喻文州看了看一桌没有怎么动的菜,“学长再不吃的话,菜就要凉了,”

王杰希有些不好意思,收回一直望着喻文州的目光,随意夹了些菜埋头扒饭。

吃完饭后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两人也不急着回学校,沿着学校外的人工湖一边散步一边聊天,微风轻轻吹来阵阵花香,橙色的灯光拉长两人的影子,静谧的夜晚有什么东西在心中悄然无声的萌发。

“喻文州,”“嗯?”,喻文州转过身,就看见王杰希的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只玫瑰,“送给你”,王杰希把花递过去,触碰到了喻文州的指尖,有些发凉。

“晚间有些凉,万一生病了就不好了,我送你回宿舍”

喻文州回到宿舍,把花插在花瓶中,看见微信新增联系人里的王杰希,把手机扔在一旁,用手遮住眼睛,倒在床上。

第二天  静物绘习课

喻文州盯着面前的静物向日葵,迟迟没有画出一笔,他叹了口气,向导师请了假,去了医务室。

[王喻ABO]璀璨星辰 01

王杰希掀开白色的素纹布,手指轻抚着面前的画像,画上的人坐在窗边,晨光洒在他身上,嘴唇微微上扬,微笑着看着前方,眉眼间尽是温柔。

‘咔嗒’,一声,画室的门被打开了,王杰希连忙把布盖在画上,平复了下心情,“谁允许你进来的?我不是说过这里除了我谁都不能进来吗?”

新来的小助理吓得双腿发软,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“是……方董让我来通知您,您今晚要用的衣服已经熨烫好了,让您去试穿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你先出去吧,”。

助理走后,王杰希端起桌上的红酒,轻抿了一口,就放下了手中的酒杯,静静望着窗外的星空。

‘咚咚咚’,病房的门被轻轻敲响,得到回应后,喻文州推门而入。

“喻医生晚上好,”,床上的小姑娘很温柔的和喻文州打招呼。

“晚上好,最近恢复的怎么样?”

“已经好很多了,现在都可以独自出门散步了。”

“那就好,”,喻文州伸出手,揉了揉小姑娘的头,“记住要少吃辛辣的食物,按时休息,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出院了。”

“嗯,谢谢医生,”,小姑娘微笑着点了点。

“我还要去查房,你先休息,晚点我再来看你”

“好”,小姑娘冲喻文州挥了挥手,目送着喻文州离开了病房。

“呼,”,小姑娘摊开手心,看着手心里被攥的紧紧的手链,这条手链她做了一个月,可是还是不敢送出去,她怕她遭到拒绝,和喻文州连朋友都做不了。

“羞死了,不想了!”,小姑娘拉过被子蒙住头,回想起刚才喻文州揉了她的头,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。

“爸爸,我好想你”,小女孩踮起脚尖亲了口喻文州的脸颊。

“我也想小涵”,喻文州把芮涵抱起,放在自己腿上,“小涵今天去哪玩了?有没有好好听叶叔叔的话?”

“爸爸,游乐场可好玩了,叶叔叔还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,小涵今天很开心,”,王芮涵挥舞着小手,甜甜地说。

“喂喂喂,喻文州你心可真脏,哥还年轻呢,怎么就变成叔叔了?”,叶修叼着根烟,扶着树慢悠悠地说。

“前辈,小涵今天给你添麻烦了,等有时间我请前辈吃饭。”

“吃饭就免了,有时间多陪陪你女儿吧,哥今晚的夜班,走了”,叶修按灭手里的烟,和父女二人玩了一会才离开。

喻文州洗完澡,看着女儿坐在沙发上,一边吃水果一边专注的盯着电视。

“小涵在看什么?”,喻文州在女儿身边坐下来,理了理她的头发,转过头发现是一个时尚秀。

“下面,让我们有请本次时尚秀的主办人,Y氏总裁,B国最著名的设计师王杰希,”

灯光很快切换,照在站在T台中央的王杰希身上。“感谢各位今晚在百忙之中,来参加这次的活动,Y氏举办这次活动的目的是为了……”

喻文州盯着屏幕有些失神,芮涵注意到了喻文州有些不对劲,连忙拿起遥控器换台。

“怎么了小涵?为什么突然换台了?”

“不喜欢那些无聊的长篇大论的发言,”,小女孩耸了耸肩。

碧城谣 END

喻文州看着这座对他来说有些陌生的城市,心中隐隐有些紧张感,几经打听终于知道了叶修在哪。

‘咚咚咚’,喻文州轻轻敲了敲小洋楼的门,过了很久里面没有动静,喻文州低头看了看地址,再三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后,再次敲了敲门。

“烦死了,这谁啊大清早的打扰老夫睡觉?废物点心你去开门,”,魏琛不耐烦地翻了个身继续睡。

方锐被吵的不行,可是全身无力,加上喝了酒之后头疼的快裂开了,就把喝的最少的叶修弄起来。

叶修慢慢悠悠地从阁楼的楼梯上晃下来,打开门后靠在门上,还未看清门外的人是谁,就听见了重物落地的声音,门外那人就抱住了叶修。叶修低头一看,酒瞬间就醒了。

两个小时后

“呦呵,老叶可以啊,老实交代从哪里拐来的这么一个温柔贤惠的小老婆?”

“会不会说话啊老魏,什么叫拐来的?”,叶修很不满魏琛的说话,嘴里说着垃圾话,转过头就亲了口怀里的喻文州。

“哎呦呦,老夫都没眼看了,”,魏琛装模作样地捂住眼睛。

“老叶,我们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亲热了,既然你有喜事,下次记得请我们吃饭啊!”,方锐出来打了圆场,拉着魏琛走了。

“你这么久都不来找我,是不是该好好解释一下?”,喻文州在叶修腰上掐了一把。

“冤枉啊,文州,”,叶修一脸地委屈。

喻文州推开叶修,起身就要走,却被叶修拽住手臂拉到了怀里。

“哥会好好和你解释的,”,叶修把喻文州打横抱起,往卧房走去。门被轻轻关上,喻文州已然知道叶修要做什么,心里却很是开心,谁让他栽在这人手中了呢。

叶修:以后的路,我陪你一起走

喻文州:好

碧城谣 07

“杰希……”,喻文州看着床边给他削苹果的王杰希,还是开口了。

“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我去叫医生过来。”

“不是,是我想回北平了”

“嗯,”,王杰希有些失落,却只是平静地应了一声,“等你身体稍微好点了,我就送你回去。”

“谢谢你,”,喻文州没有去看王杰希的眼睛,他又怎不知王杰希的心思,可是他不能陪在他身边,只能选择离开。

叶修看着手心里的平安符,回想起和他喻文州在一起的那段短暂的时光,他多希望喻文州能回到他身边,只要喻文州能回来,他愿意舍弃一切,可是没有如果,叶修知道,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。叶修悄悄抹了一把眼泪,决定出门走走。

叶修直到深夜时分,喝的酩酊大醉才回来,索性叶父叶母已经睡了,否则叶修肯定又要挨鞭子。

叶秋把叶修扶到房间,废了好大力气才把人弄上床,“混账哥哥,你这又是何苦呢?有些事情有些人,既然得不到,为何不选择忘记?”

“叶秋,你不懂我,我又怎么能忘记他呢?”,叶修听到叶秋的话,又坐了起来,大声嚷嚷着。

“你小声点,别让爸妈听到了,”,叶秋忙捂住叶修的嘴,让他不要出声。

折腾了大半天,叶修终于在叶秋的连哄带骗的攻势下睡着了。

叶秋长舒了一口气,擦掉额头上的汗,这才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碧城谣 06

“老同学,好久不见,”,王杰希给了喻文州一个拥抱,把行李搬上车,微笑着走到喻母面前,“伯母,我扶您上车,”。

“好好好,谢谢你啊小伙子”,王杰希很细心,喻母乐呵呵的,对王杰希的印象很好。

“文州,怎么还不上车?”,王杰希转过身,看着喻文州。

“我……”,喻文州欲言又止,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等北平那边的战火平息了,我和你一起去找他”

“可是……”,喻文州站在车旁没有动,“你应该相信他,不是吗?”

喻文州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坐上了王杰希的车。

王杰希一边开车,用余光偷瞄着喻文州,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。

王杰希吩咐下人把车停好,就带了喻文州和喻母去给他们准备好的房间,收拾行李,整理床铺。亲自下厨,为喻文州和喻母接风洗尘,让喻母连连称赞。

‘咚咚咚’,敲门声突然响起,喻文州忙把手里的东西收进抽屉里,调整了一下情绪,平静地说,“请进,”

“文州,晚餐时你也没吃多少,我估计你可能是菜不合你的胃口,所以做了些宵夜给你”

“杰希,谢谢你,这么晚了,还麻烦你为我做这些,”

“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,快趁热尝尝吧,”

“好,”,喻文州拿起筷子,夹了一口菜,放进口中。

“杰希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的手艺还是这么好”,喻文州微微一笑。

“文州,谢谢你,”,王杰希的语气有些怪异,喻文州问他怎么了,王杰希却怎么也不肯说。

“对了,我给你热了被牛奶,你睡眠不好,睡前记得喝掉”

“你居然还记得这件事,你不说我都忘了”,喻文州心中一暖。

静谧的夜晚,突然开始刮起狂风,随之而来的暴雨,敲打着雕花的玻璃窗。喻文州的手紧紧抓住身上的丝被,骨节处有些发白,“不要,不要过来!”,喻文州惊叫着坐起来,发现精致的木门上,扒着一只苍白而布满血鲜血的手,喻文州从手边不知抓了个什么东西朝门边砸去。

“怎么了?文州,你的脸色很不好?发生什么事了?”

“杰希,我好怕,求求你……别离开我,在这里陪着我好不好?”,喻文州的声音有些颤抖,紧紧抱住王杰希。

“好,我不走,我就在这里,别怕别怕,”,王杰希轻抚着喻文州的背部。

一个星期后 

“砰”,诊所的门被王杰希重重推开,无视了微笑着和他打招呼的护士,往办公室走去。

“你不是告诉我那个药只会让人产生幻觉,没有其他副作用吗?为什么文州的身体会越来越差?”

“也许是因为他的身体的问题,要不你带他去医院看看?”

“去医院?你就那么确定你的药没有问题?”

“你怀疑我,呵,你以为你有多高尚,用这种手段强迫他留在你身边,若是他知道,又会怎么看你?”,方士谦咄咄逼人,句句紧逼。

“方士谦,你不要太过分!”,王杰希一拍桌子,起身离去。

“文州,起来吃点东西吧,你都好几天没有进食了”

喻文州睁开眼睛,“我没事,杰希,你去忙吧……咳咳,不用管我了”

听着喻文州的咳嗽声,王杰希的心痛的如无法言喻,掀开被子,抱起虚弱的喻文州,“我带你去医院,”。

他停留在时光海 02

“啪嗒,”,喻文州轻轻关上宿舍的门,回过头发现郑轩还有黄少天都不怀好意地望着他。

“班长,送你回来的是男朋友吧?我和郑轩可什么都看到了,他还帮你拿东西了,虽然你们一路上什么都没说,但是可真是闪瞎了我的眼啊,请客吃饭啊!”,黄少天拍着桌子起哄。

喻文州把东西收好,“我和杰希只是普通朋友,”,“啧啧啧,杰希,听听听听,叫的这么亲热,还说是普通朋友……等等,王杰希!法学系那个王杰希?”,黄少天吃惊地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。

“怎么了?”,喻文州感到很奇怪,茫然地看着黄少天。

“那家伙就是个书呆子加死板的理论派,就是因为他所学的专业的原因,为人刻板还不会照顾人,所以至今还是单身,喻文州你脑子没烧坏吧?”

“我倒觉得他这个人挺有趣的,”,喻文州转着手里的笔,就发现黄少天用一个‘你没救了’的眼神望着他。

“呦,王大眼回来了,”,叶修按灭手里的烟,喝了口茶,头也不抬地打了个招呼。

王杰希瞪了叶修一眼,打开窗户通风,“别开窗,很冷的!”,然后叶修的话被王杰希自动过滤。

“你又逃课,在宿舍待了一天吧,”,王杰希拍了拍床单,坐了下来。

“那老头上课太无趣,听着听着就睡着了,还不如不去”

“当心期末挂科,”,“哥是谁啊?挂科这种事从来不会发生在哥的身上”

“要是张新杰在,看到你抽烟,肯定会把你从宿舍的窗户丢出去”

“王大眼你就放心吧……”,叶修还没说完,“卡啦,”一声门打开了,门外站着的正是张新杰,推了推眼镜,望着叶修。

“让让让让!”,‘砰’地一声,门被用力推开,站在门后的毫无防备张新杰很不幸的中招了,被撞到了墙上,一秒化身海报。

张佳乐打开一罐冰可乐‘咕咚咕咚’灌了好大一口,才注意到叶修和王杰希用很同情的眼神望着他。

张佳乐僵硬地转过头,张新杰全身冒着黑气,看着张佳乐。

碧城谣 05

‘叮铃,’,清脆悦耳的铃铛声传来,喻文州扔下手中的书,冲出了教室。“邮差先生,请问有我的信吗?”

“有有有,”,邮差知道喻文州等得早已是不耐烦了,将信早就挑拣了出来,递给喻文州。

“谢谢,”,喻文州道了谢,接过后就开始拆信。熟悉的字映入眼帘,不过短短的几句话,喻文州仍旧很开心,心中的愁云终于散去,这才发现信件里还有一个用桐油纸包裹的东西,拆开一看竟是喻文州找了许久的书,喻文州把书和信收好,紧紧抱在怀里走进了教室。

平淡而安定的日子过了没多久,一封加急信从上海寄到了平城。喻文州看完信件,匆匆收拾了行李,乘车赶往上海。

平日里繁华热闹的上海城,此刻却失了它原有的面貌。放眼望去,尽是断壁残垣,和遍地数不尽的尸体,以及浓郁的血腥味。

喻文州推开早已残破不堪的门,发现里面已是空无一物,值钱的东西都被搬走了,只剩下一些不值钱的物件。喻文州扔下行李,走进那间小屋。

“娘,对不起,我回来晚了,”,喻母看着许久未见的孩子,抹了把眼泪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啊”

“娘,上海已经不安全了,我已经联系了朋友,有车送我们到安全的地方,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?”

“孩子啊,娘年纪大了,走不动了,要不为什么不和你大娘她们一起走呢?”

“您不要再说了,今天说什么我都要带您走”,喻文州说着就背起了瘦弱的母亲。

“你说什么?文州去上海了?”,叶修听到线人的消息,手里的文件落在地上。

“老叶,你去哪?”,方锐看见叶修急匆匆地冲出了营帐,拦住了叶修。

“老叶,上海沦陷了,连续的轰炸差点没把它夷为平地,那里都已经是一座死城了,你去了又有什么用?”

叶修双目空洞,无力地瘫倒在地,紧紧咬着嘴唇,才没让眼泪落下来。

碧城谣 04

转眼间已是初夏时分,叶修已经有近一个月没来了,喻文州坐在桌边,随意翻了几页书,心中却烦闷不已,合上了手中的书,盯着窗外将落却未落的花发呆。

喻文州就这样一人独自坐到了黄昏,收拾了桌上所有的书籍,锁好门准备回家。一辆老式的自行车停在了喻文州面前,“需要我载你一段路吗?”,叶修站在海棠树下,一只手扶着自行车,对着喻文州吹了个口哨。

“不感兴趣,”,喻文州无情地绕过叶修,叶修赶忙把自行车靠墙放好,拦住了喻文州。

“哥不是故意不来见你的,只是家中有些事情,实在是抽不出空,哥也是身不由己啊”

“姑且就信你这一会,”,“那就上来吧,”,叶修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“手,”,“什么?”,喻文州不懂,望着叶修。

“扶着,不然摔着了哥可不管”,“好,”,喻文州笑着环住叶修的腰。

叶修载着喻文州,在一片银杏树林前停下来。“你带我到这里做什么?”

“一会你就知道了,”,叶修拉着喻文州的手,往树林深处走去。

“好漂亮,”,喻文州伸出手,一只萤火虫竟然飞了过来,落在他的指尖,然后越来越多的萤火虫,停在喻文州身边。

叶修看在喻文州很开心的样子,心中隐隐有些不忍。

“文州……”,叶修低声唤了喻文州的名字,剩下的话在嘴边迟迟说不出口。

“嗯,怎么了?身体不舒服吗?”,喻文州发现叶修的脸色不好,担心地问。

“不是,”,叶修摇了摇头,“文州,我要走了,回北平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出发?”,喻文州内心有些失落,但他不想让叶修担心。

“后天,我这一走恐怕……”,“我送你”,喻文州知道叶修要说什么,可是他怕叶修说出口,就匆匆打断。


“等我回来,”,叶修站在站台前,只说了短短几个字,就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“好,”,喻文州把一个平安符塞到叶修手里,“这是我替你从庙祝那里求来的,收好它,”

“喻文州,你一个读书人,还信这些东西?”

“不要就拿来,”,喻文州也恼了,伸手去夺,叶修手快塞进了胸口的口袋里,“送出去的东西,哪有收回的道理”

‘呜’,一声长鸣声,打断了两人。叶修提起皮箱,登上了火车,冲喻文州挥了挥手,车就开动了。

喻文州站在原地,火车已经离开了很久,可他静静站在原地,不愿离开。